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揭秘雍正登基时皇太后乌雅氏为什么要寻死觅活?

揭秘雍正登基时皇太后乌雅氏为什么要寻死觅活?

时间:2016-08-31 08:35:38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雍正登基时皇太后乌雅氏为什么要寻死觅活?

话说雍正得了皇位后,其生母德妃乌雅氏的第一反应,更多的是错愕与惊讶,而不是由衷的喜悦。《清世宗实录》中即记载说,乌雅氏得知雍正即位后,说:“钦命吾子继承大统,实非梦想所期。”

按理说,自己的儿子做了皇帝,做母亲的应该是高兴才对,而乌雅氏却说自己做梦都没想到的,此话颇多玄机,其中似乎透出两层含义:第一是自己并不看好雍正,有怀疑的意思;第二恐怕是觉得应该另有其人,但最后大位却得非所人。

胤禛的生母乌雅氏大概在十四五岁时进宫,直到康熙十七年喜得贵子,这就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四阿哥胤禛。尽管胤禛在满月后便被贵妃佟佳氏抱去抚养,但“母以子贵”,乌雅氏生子有功,在康熙十八年便被册封为德嫔。

次年二月,乌雅氏又生下六阿哥胤祚,因为连得两子,康熙二十年又被晋升为德妃,只可惜六阿哥胤祚福浅命薄,六岁时就夭折了。不过,乌雅氏这几年大概颇受康熙的宠爱,她的生育能力也是超级的强,在随后几年中,她连续生育了三个公主,并于康熙二十七年正月初九生下她最后一个孩子,这就是十四阿哥胤禵。

胤禛出世时,乌雅氏级别不够,还不能亲自抚养自己的儿子,由此胤禛从小便和乌雅氏分开而居,由皇贵妃佟佳氏抚养到她病逝为止。尽管胤禛和生母乌雅氏有请安或祝寿等固定的见面时间,但在宫中森严的制度下,母子间似乎既无法亲近,也缺乏必要的交流和沟通。正如雍正自己所说,“生恩不及养恩大”,或许在当时胤禛的眼中,养母佟佳氏才是一个慈爱的母亲。由此,雍正和亲生母亲乌雅氏的感情不如养母佟佳氏,这也就很自然了。

从乌雅氏这边来看,她除了不能时刻接触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外,由于胤禛养母的地位尊贵,而她自己地位的卑下,这可能也构成了她对胤禛感情的障碍和隔阂。或许,胤禛也曾因为他是皇贵妃(当时的宫中之首)抚养而在无意间流露出骄傲的神态,这自然会让乌雅氏感到不自在而伤心难过。

久而久之,母子关系自然互生隔阂,陷于关系淡漠的尴尬境地。由于幼年时期缺乏生母的母爱关怀,成年后的胤禛对乌雅氏可能大都浮于礼节性的尊重。这是一种被制度戕害而蒙上了阴影的母子关系,可能熟悉而又陌生,频繁而又冷淡,悲哀却又伤感。

从母子的性格来说,乌雅氏和胤禛倒是颇有相像的地方,就连一胞所生的十四阿哥胤禵,也都是十分的倔强而情绪化。康熙说小时候的胤禛“喜怒不定”,这种容易情绪化的性格估计也是来于乌雅氏的遗传。胤禛和胤禵两兄弟本都是性情中人,胤禵可以为保八阿哥胤禩而顶撞盛怒之下的康熙,胤禛虽然在争夺储位时韬光养晦,但他即位后性格凸显,写的很多批示也是爽快淋漓,令人拍案叫绝。乌雅氏也是如此,一样的执拗和感情用事。

雍正即位后,乌雅氏说自己不愿接受“天子以四海奉养圣母一人”的威福,居然要以死相殉,随大行皇帝康熙而去,这实在是太不给雍正面子了。据雍正自己说,“皇父驾崩之时,母后哀痛欲绝,决心随皇父殉葬,不饮不食。朕叩头痛哭,上奏母后说:‘皇考以大事托付给我,今母亲执意以死相殉,那儿臣更有何依赖?将何以对天下臣民?那我也只好以身相从了。’经再三哀求,母后才放弃寻死的念头,勉强进食。自此后,朕每晚都要亲自到昭仁殿去详细询问值班太监,得知母后一夜安睡后,才放心的回到守灵的地方。”

乌雅氏当时的做法不仅绝情,简直就是添乱。雍正也是被她逼得没有办法,最后只能说,“没办法,你死我也死,省得我蒙受不孝之名,没脸去见天下臣民”。一个要以死相殉,另一个以死相逼,最后乌雅氏只好妥协,放弃了自杀的念头。这对母子的关系也未免滑稽。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本是雍正登基的喜庆日子,乌雅氏却又弄出不和谐音。按照惯例,皇帝登基前,应先到皇太后处行礼,礼部官员按照雍正的旨意,提前一天将登基程序启奏皇太后,乌雅氏却说:“皇帝诞膺大位,理应受贺。与我行礼,有何紧要,概免行礼!”乌雅氏的意思,似乎是肚子里有气,说自己与新皇帝雍正登基没有关系,不肯接受行礼,这弄得雍正精心准备的登基大典差点泡汤,实在是大煞风景。

有上一次事情的教训,雍正知道母亲乌雅氏的脾气的确是不好对付。于是,雍正便派礼部、内务府总管等官员一起去劝说皇太后受礼。但乌雅氏也真是执拗得可以,这么多人劝她都不听,“览过仍不受”。雍正被弄得焦头烂额,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自己亲自出马,再三恳求,乌雅氏这才不情不愿的说“诸大臣等既援引先帝所行大礼恳切求情,我亦无可如何。”好一个“无可奈何”!听乌雅氏的意思,好像是看在先帝的先例份上才答应群臣的请求。这词用的,绝了。

按照惯例,雍正得给乌雅氏上皇太后的尊号。当时,内阁翰林院也已将“仁寿”皇太后的尊号拟好,皇太后的表文金册等证明文件和仪仗程序的各项准备事宜也都弄好了,钦天监也挑了个黄道吉日,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偏偏乌雅氏以“梓宫大事正在举行,何暇他及”为借口,既不接受皇太后的尊号,也不肯从居住多年的永和宫搬出(皇太后得住宁寿宫)。

雍正这下是被弄得头皮发麻,本来他当上这个皇帝就有点不明不白,所以他才在这种仪式上要做得循规蹈矩,尽量完美,免得天下人说他的闲话,谁料得生母乌雅氏却和自己处处不配合,这真是让雍正这个做儿子的心里憋气,却又无可奈何。没办法,雍正只好又硬着头皮,亲自去“诚敬谆切叩请再三”。但这次,乌雅氏却死活不听,她再次来了个“诸王大臣援引旧典,恳切陈辞,皇帝屡次叩请,予亦无可如何。知道了。”

乌雅氏的“知道了”,不过是缓兵之计,用这词给勉强搪塞过去,实际上就是不愿意受封号,也不想搬到皇太后该住的宁寿宫去。牛不喝水强按头,乌雅氏就这倔脾气,她是皇帝的生母,雍正能拿她怎么办?

没多久,又到了雍正登基后乌雅氏的第一个生日。按理,这皇太后的生日得有个仪式叫“圣寿节”,以表示皇帝孝敬母亲,以“仁孝治天下”。礼部官员也拟安排雍正带领各王公大臣、文武百官集体去给皇太后庆寿,不料乌雅氏还是不给面子,“奉懿旨,免行礼。”雍正本想利用再这个机会改善和生母的关系,让母亲接受封号,并移居宁寿宫,但乌雅氏似乎早有所料,未及雍正开口便将之拒于门外。

乌雅氏这些举动,似乎是太不近人情了,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这恐怕还得从十四阿哥允禵说起。允禵是乌雅氏最小的儿子,父母疼爱小儿子,甚至对小儿子偏心,似乎也是人之常情。天下的父母,总认为自己对待子女是公正的,所做的一切也不偏不倚,但问题就在于,世界上就没有不偏心的父母,感情这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乌雅氏本该是幸福的,两个儿子都有出息,其中必有一个做皇上,但问题偏就出在她认为该做皇上的却没做上,而她又偏爱这个落败的孩子。允禵从西北回来后,雍正一开始便给了允禵一个下马威,将他的王爵革去,只保留了最初的贝子身份。

这做母亲的,看着两个孩子,一个天下一个地下,一个不让一个不服,做哥哥的如此露骨的欺负弟弟,心里怎能不伤心难过?偏偏这三人还都一个脾气,就是死不认输,谁也不肯妥协,结果矛盾越陷越深,几至于无法挣脱。这雍正越打击允禵,乌雅氏便越不配合雍正的工作,两人几乎陷于冷战状态。

也有人猜疑说,乌雅氏本就偏爱小儿子,而且康熙晚年时,小儿子的呼声很高,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皇位被大儿子篡位夺去,乌雅氏的失望可想而知。是啊,本来可以名正言顺、堂堂正正做皇太后,如今却成了“篡位贼子”封的“伪太后”,这怎能不让她气恼?!

不久后,乌雅氏即暴病身亡,而这又成为清宫中的一大疑案。当然,这是后话了。

小编推荐:解密:魏武帝曹操的唯才是举政策带来什么后果?宋太宗治国方针是什么?主要转向哪一方面?揭秘历史:汉武帝刘彻是历史上成功的两面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