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风云人物 > 帝王将相 > 徐徽言:最后拒不招降就义的北宋最后武状元

徐徽言:最后拒不招降就义的北宋最后武状元

时间:2016-06-29 17:16:14分类:帝王将相来源:中国历史网

徐徽言:最后拒不招降就义的北宋最后武状元

看到北宋最后武状元这几个字,很多人都以为是岳飞,但我告诉你,错了。以岳飞个人的资质,他要考取区区一个武状元,那是轻而易举;但以岳飞的性格,他考不上武状元,那又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关于岳飞的军事素养和个人武力指数,小编在此篇中有介绍,岳飞勇武无双,那为什么考取不了武状元?本篇的主人公乃是衢州西安人徐徽言。

徐徽言,字彦猷,史称其“少为诸生,泛涉书传”,十五岁参加武科考试,“武举绝伦及第”,艺压群雄,力拔头筹,成为了该年度武科状元。历史上最为杰出的武状元就是唐朝的郭子仪,一生历仕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出将入相,对唐朝有起死回生之功,威名盖世。

宋代的武状元比唐朝更讲究实力,其除了考究骑、射、武艺和体力外,还要考“策论”及对兵书的阅读心得和研究。只可惜宋朝重文抑武,很多人武科举人进入了仕途就从文弃武,专事文职工作而不愿带兵打仗,所以两宋时期很少有武科举出身的名将。

徐徽言却是例外。

少年徐徽言自中武魁便到辗转在边疆担任武职,多次打败西夏人的入侵,官职升到了武经郎、知晋宁军兼岚石路沿边安抚使。

“靖康之耻”之后的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九月,大金国西路军统帅完颜娄室率部沿渭水西进,进攻长安,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进攻到宋河东路最后的堡垒麟、府、丰三州。

河东路的辖区主要在黄河以东,大致相当于今山西省大部分地区 ,辖管到今陕北地区的只有麟州(相当于今陕西省神木县)、府州(相当于今陕西省府谷县)、丰州(今陕西省府谷县北)和晋宁军部分地区(相当于今陕西省佳县、吴堡两县地)。

(徐徽言忠壮祠)

原本,金军南下,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曾许诺将本属于大宋的麟、府、丰三州赏赐给西夏。而宋高宗赵构在金兵的逼迫之下,也忍痛同意割让河东、河西两路等黄河以北州府,将麟、府、丰三州及岚、石等州并入西夏的版图。

麟、府、丰三州位于陕西最北端,是宋、辽、西夏三国的交界地,“黄河带其南,长城绕其北,地据上游,势若建瓴,实秦晋之咽喉,关陕之险要也”,是宋夏对峙中宋朝河东路的重要障蔽。此外,这里还出产良马,是中原政府罕有的战马的产地。

时任晋宁军兼岚石路沿边安抚使徐徽言大为悲愤,拒绝承认朝廷诏书的合法性,跃马横枪,将前来接收河西三州的西夏军全部赶出境外。他还收集了大量河东路的宋朝残军,连结了数十万汾、晋豪杰义士,准备捣太原、取雁门,收复故地。他说:“只要平定了晋地,我们就有了地理上的优势,中原指期可复,机会一旦失去,就贻害无穷!”

徐徽言所做的这些,并不是为他个人谋私利,而是为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比如说府州原属折可求家的世袭的封地,徐徽言刚一收复,便将它交还给了折可求,自己率军回晋宁,为人行事,历历落落。

折可求的“折家”就是《杨家将演义》里面“佘老太君佘赛花”的娘家“佘家”的创作原型,在北宋初期很有名望的。现在,完颜娄室就看准了折可求是个窝囊废,这次进攻宋河东路,率先攻打府州。这年十一月,完颜娄室生擒折可求的儿子,迫降了折可求一家,顺利拿下了麟、府、丰三州。可叹折可求身为堂堂“折家军”后人,竟然屈膝做了金国的走狗,主动请愿为向导,和完颜娄室的儿子完颜和尼领三路大军向徐徽言的晋宁军杀来。

晋宁东面是黄河,西面是西夏,北面是已经沦陷的麟、府、丰三州,南面是失陷的延安,完全陷入金军的合围之中,是理论上的绝对死角。徐徽言却毫不动摇,据城坚守。折可求将晋宁团团围住,亲自到城下劝降。那天,折可求拍马越众而出,抬头仰面大叫道:“徽言啊,看在你我的情分上,就不要作无谓的抵抗了,弃械投降吧。”

徐徽言的女儿嫁给折可求的儿子,两人是姻亲,应该说是有一定的情份的。可是徐徽言眼圈发红,两手挽弓,虎躯微微颤抖,厉声说:“你对国家无情,我和你还有什么情份?不但我无情,这支箭更无情!”话音未落,一箭射出。徐徽言是武状元出身,这一箭发出,岂有不中之理?只听“嗖”的一声,折可求应声倒地。这一变故出乎众人的意料,想不到徐徽言这么狠,狠人哪!

宋金双方士兵全都被镇住了。

折可求并没死,爬起来,往后狂呼暴走,徐徽言出兵纵击,金兵阵脚大乱,纷纷倒退,完颜娄室的儿子完颜和尼躲避不及,被乱军砍死。完颜和尼是完颜娄室最心爱的儿子,很早就随父征战,历经沙场,在宋金交锋中,他最出彩的表现就是在杀熊岭和银朱可一起完歼了北宋劲旅“种家军”种师中部。这次不明不白地死在徐徽言手下,完颜娄室岂能咽得下这口气?

改日,完颜娄室大发雄兵,猛攻晋宁城,誓要将徐徽言碎尸万段。徐徽言坚壁持久,激励将士,安抚伤员,与金兵连番鏖战,杀敌不计其数。而随着攻防战的不断推进,城中的战斗力减员严重,徐徽言安排诸将画隅分守,敌人一来就致力死守,另由健卒组成的机动部队则往来为游援。

为了弥补战斗力的不足,又找来几个精通水性的泳坛健儿潜泳过河,把那些逃亡到山谷里的百姓动员起来,浮筏西渡,在河边不断骚扰金兵。

晋宁城的外城广阔,由黄河引水护城,城壕深不可测,城墙高大雄固,里面备械齐整。强攻看来是不行的了,完颜娄室有些泄气。不过,完颜娄室能成为一方统帅,就说明了他是一个老谋深算之徒。他不肯就此放弃,而是比平日多长了个心眼,耐心地寻找着破城的办法。慢慢地,他找到了。

(后人祭奠徐将军)

他找到了晋宁城的一个“死穴”。晋宁城依仗黄河护城,号称“天下险”,但恰恰是因为有黄河护城,城中竟然没有水井,所有的饮用水都是由城外的佳芦河引入。得知这一点,老狐狸完颜娄室豁然开朗,笑道:“晋宁可得矣!”

他命人将晋宁城团团围起不打,而派人四下运来石、木、竹、草堵死佳芦河上游,打算就此断绝晋宁的水源。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的确什么都完了。不久,“城中水乏绝,储偫浸罄,铠仗空敝,人人惴忧,知殒亡无日。”

徐徽言知大势已去,给兄长徐昌言留下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必死的决心,鼓励兄长勉力国事。接着吩咐手下把守城的器械悉数毁掉,准备好大刀长枪作最后一搏。

建炎三年二月,饥渴难耐的监门官石赟打开晋宁外城城门投敌。徐徽言和太原路兵马都监孙昂誓死抗战,却堵不住如洪水一般涌入的金兵,只得退入内城。当天晚上,徐徽言“置妻子室中,积薪自焚。”

徐徽言亲手将自己的一家上下烧死。狠人哪,狠人!火焰冲天,浓烟滚滚,耳闻妻儿老小撕心裂肺的哀号声,徐徽言泪流满面,执剑在手,慷慨激昂地对将士说:“我是天子委任的守土大臣,不能落在敌人手中受辱。”说完,举剑就要抹脖子。将士们眼疾手快,一把上前拦的拦,抱的抱,将他的宝剑夺了下来。这样做,根本阻止不了徐徽言的死。

外面杀声大起,金兵攻破内城冲了进来,将身无寸铁的徐徽言逮了个正着。不一会儿,完颜娄室来了。杀子之恨,岂可不报!他听说徐徽言已经被控制起来了,胸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恶气,忍不住仰天狞笑。

然而,当他真正的看见了徐徽言,他笑不出来了。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浑身是血,手臂、胸前、额头,特别是脖子,血淋淋的,但这人似乎并没感觉到疼痛,怒视着自己。有人附在完颜娄室耳边,悄悄地把徐徽言纵火焚烧全家及拔剑自刎的经过说了一遍。完颜娄室震住了。他看了看徐徽言身后的倒塌的房屋,不由又是敬佩又是畏惧。

他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语气温言相劝:“你们的两个皇帝都已被我们捉走了,你说你,拼了性命地守城,到底是在为谁守呀?” 徐徽言凛然作色道:“我为建炎天子守!”完颜娄室又嘿嘿冷笑道说:“我大兵南来,中原的归属不得而知,你这是何苦呢?”徐徽言怒斥道:“恨我不能斩下你的脑袋叩见天子,现在只有一死报太祖、太宗,其他什么也不需要知道!”

完颜娄室慢吞吞地掏出了一个金字小制牌,说:“只要你能稍微屈服,我可以让你世代当上延安元帅,甚至把全陕西的地盘都交给你管理。”呸,呸呸,徐徽言厉声斥责道:“我受国家厚恩,为国而死,死得其所,岂能向你等屈膝!请你亲杀杀了我,不要让其他无名之辈污了我的身体。”

完颜娄室于是抽刀作砍劈状,徐徽言“披衽迎刃”,意气自若。完颜娄室悻悻地放下刀,命人拿来一杯酒赔笑说好话。 徐徽言持杯向他的脸上一掷,喝道:“我岂能饮你等狗贼的酒?”行了,行了,完颜娄室知道劝降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了,抹了抹脸上的酒水,挥挥手,命人将徐徽言拖下,“射杀之”。

和徐徽言一同就义的还有太原府路兵马都监孙昂,这位孙昂正是当年驰援太原城的猛将孙翊之子,正所谓将门虎子,父子都是忠义救急,为国捐躯,可敬可敬!

小编推荐:汉族的大救星?看看冉闵毁誉参半的悲壮一生!揭秘唐朝:唐玄宗李隆基极端人性的功过两面多面潘安:历史上真正的潘安不仅貌美还有奇才

推荐阅读